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漫谈 » 正文

建国初 如何铲除邪教“一贯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4-06  
核心提示:5月28日,邪教全能神组织成员制造了血腥的山东招远案,引发全国人民的高度关注。回望半个世纪前,新中国铲除邪教一贯道那段并不遥

5月28日,邪教“全能神”组织成员制造了血腥的“山东招远案”,引发全国人民的高度关注。回望半个世纪前,新中国铲除邪教“一贯道”那段并不遥远的历史,对于当今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一贯道”起源于明清时期,属于五教合一的多神教,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在全国范围内流传势力最大、活动最为猖獗、危害非常严重的反动会道门组织。建国前后,有数十万之众道徒的“一贯道”,自称为“北平第一大党”,一直试图挑战新政权。1950年“一贯道”在中国大陆被铲除,经过这场斗争,北京的“一贯道”从组织上和思想上被彻底摧毁。目前,其在台湾的分支到21世纪初发展成宗教信仰组织。


20世纪50年代初期,群众控诉反动会道门一贯道罪恶的大会。(资料图片)

张光壁自命“一贯道”“师尊”

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市(1949年9月21日后,北平改名北京)公安局的民警在社会调查工作中,发现一些人家里建有一贯道的道坛,烟气缭绕中,道徒和道亲对着“师尊”和“师母”像燃香跪拜。建有道坛的是“一贯道”的传师家,并且为数不少的传师以前不是地痞流氓、恶霸地主,就是在日寇时期当过汉奸和国民党特工等。北京城郊区充斥着1000多个“一贯道”中层等级以上的道坛,小型道坛则难以计数,道徒达到了20余万人,是北平地区最大的封建会道门组织。

“一贯道”最早是从明朝的“罗祖教”衍生而来的。“罗祖教”是从佛教的旁门左道滋生出来的异教,以后又繁衍、分裂出“先天道”、“老爷道”、“归根道”、“三花道”、“西华堂”、“东震堂”等。1882年,山东青州人刘清虚把“东震堂”改为“一贯道”。1930年,山东人张光壁篡夺了“一贯道”的掌道权,把总坛设在济南,派人到全国各地“开荒”建坛。1933年,张光壁派栗春旭到北平“开荒”办道。

在取得曾任国会议员的山东同乡周景成的信任后,栗在周家修建了一个佛堂。这是“一贯道”在北平建立的最早的坛口,当时加入者多是军阀和失意政客。仅6年的时间,“一贯道”遍及鲁、冀、沪等地,道徒达到了数十万人。1936年,见“一贯道”成了气候,张光壁自命“师尊”,他的妻子刘率贞和妾孙素珍被尊为“师母”。


抓获反动道首

道徒一入教便成为敛财对象

1947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反攻下,国民党节节败退。张光壁病毙,其子张英誉与孙素珍相互争夺道权。北平道长张五福追随“师母”孙素珍,孙素珍不甘心北平的道务落入不迷信的共产党的手上,于1948年派一名姓白的点传师潜入北平,协助张五福以开办“忏悔班”的名义,召集大小道首传达“师母”旨意,转移佛堂,藏匿财产,抵抗共产党。此后,“一贯道”成为一个彻底的反动政治组织。

“一贯道”训称:人有十条罪,劝一人入道可立一功,赎一罪,多立功,多赎罪,入道者要劝亲友入道,道徒不劝道就是心不诚。这听起来多少有些像是当今的传销和卖保险,先把自己的亲朋好友拉下水。

“一贯道”的大小坛主多是城镇富豪、恶霸权势、乡村地主富农等,为了多“渡人”,他们散布“入道避灾免祸”、“死后冬不挺尸夏不臭”等谎言,并利用手中权势强迫群众入道。

道徒们一入道便成为敛财的对象,“入道费”、“功德费”、“行功费”、“献心费”、“尽孝费”、“免冤费”等费用五花八门。仅入道时每人交的“功德费”一项,就合十几斤白面。当时北平市共有20多万道徒,“功德费”聚合起来就有5万袋白面,大多落入少数道首账下。

道坛所在的屋子里烟气缭绕,道徒和道亲对着“师尊”和“师母”像燃香跪拜。被称为“三才”的三个未成年孩子用被称为“扶乩”的把戏骗人。“三才”指“天才”、“地才”和“人才”。“天才”用一个绑着的木棍在沙盘上写字,“人才”把写出的字念出来,“地才”再把念出的“神训”字写在纸上,要道徒拿钱来“行功”、“献心”,以免灾难,没钱的也不要紧,“舍身办道”即可。

一贯道的某种仪式。

1949年4月,孙素珍由四川潜回北平,在全市各坛搞“渡大仙”活动,先后渡了“杨六郎”、“白凤仙”等“神仙”73名,骗取黄金730两。

“渡大仙”活动中,孙素珍和张五福以“喻、训、条”的形式,通过王钟麟等人向城郊各坛发指令,传播谣言,“国民党打不了,八路军长不了,将来是一贯道的天下”、“天时将变,世界大战将起”、“五魔闹中原,万教齐发,法术齐施”等。

四处散布谣言反抗人民政权

1950年初,中共中央发出指示,开始在新解放区实行土改运动的准备工作,孙素珍传出“母训”,不许道徒入农会,对抗农村土地改革。一些坛主强迫道徒退还分得的土地,散布说:“种地是瞎费力气,将来收粮是八路军的”、“秋后要实行二次土改”。

“一贯道”散布的谣言严重干扰了人民群众正常的生产和生活秩序。城郊的道首炮制了“黑龙大侠舍圣水给人治病”的谣言,使许多农民放下农活,成群结队到山里取“圣水”;这年的雨水大,“一贯道”造谣说是“天意不顺”;雨水冲刷天安门前的石狮子,“一贯道”宣称:“石狮子流泪,天安门的石狮,在李闯王时就流过泪,天下没长久,如今又掉了泪,共产党也长不了。”

约1951年,从“一贯道”会首家中搜出的武器、子弹及蒋介石的委任状。(资料图)

朝鲜战争爆发后,“一贯道”变本加厉,越发猖獗,散布“第三次世界大战快起来了,美蒋军要来北京,八路军要完了”等言论。在“一贯道”散发的反革命传单中,公然号召道徒反对共产党,反抗人民政权,要道徒们“联成一气,同心共胆,能文的用文,能武的用武,合群合力,然后再拿出金刚手段……”

孙素珍还给道徒们封官许愿:“一贯道”的首领即是将来的真主,点传师都将任县长以上职位。张五福则抛出一篇名为《指路灯》的秘密铅印件,指示各坛“当进则进,当牺牲则牺牲”。在此煽动下,有的道首号召道徒不惜以武力对抗人民民主专政的打击,一些坛主还组织道徒练武、购买枪刀等,只待道长一声令下,进行武装暴乱。

此时的“一贯道”已经不仅是欺骗与陷害群众的封建迷信组织,更是一个与人民为敌、与政府为敌、与社会为敌的反动政治组织了,取缔它已成必然。

突击行动:逮捕130名首要分子

1950年10月10日,随着“双十指示”的发出,打击土匪、特务、恶霸、反动党团骨干和反动会道门头子等五方面分子的运动开始了。

12月18日,北京全市统一行动,130名“一贯道”首要分子几乎同一时间内被逮捕。

12月19日晨,北京市的大街小巷张贴了由北京市长聂荣臻,副市长张友渔、吴晗签署的北京市人民政府取缔“一贯道”的布告。《人民日报》在当天的社论中指出:“这是维护首都治安,保护生产,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和反革命谣言的必要措施。”

行动是以严格“区别对待”的方针进行的,逮捕的都是点传师以上的少数重要分子和有政治破坏活动、顽固不化、恶贯满盈的道主。由于统一行动事先做了深入调查,准备充分,行动迅速,除了大道首孙素珍、张五福潜逃外,包括重要道首王钟麟、米国权等人在内的主要成员都落网。

缴获的一贯道从事迷信活动的工具。

1951年1月14日,北京市公安局在中山公园水榭举办了题为《一贯害人道》的“一贯道”罪证展,参观者络绎不绝,每天多达4000人。人们看到了“一贯道”长期勒索欺诈所得的数不尽的财物、金砖银元、玉器古玩,还有大烟具、刀枪剑戟等。

一个多月的时间,参观人数达到了26万,中央领导和一些国家的使节等也参观了展览。罪证展中由悔过的“一贯道”坛主、三才当众表演的“扶鸾请仙”等骗局,很多道徒看后感到过去被愚弄了。

北京取缔“一贯道”工作历时两个月,先后逮捕反动道首381人;枪毙反动道首42人;登记点传师720人,坛主4775人,“三才”663人;声明退道者178074人;封闭大小坛1283个。

经过这场斗争,北京的“一贯道”从组织上和思想上被彻底摧毁。一位外国记者撰文说:“共产党是一把铁扫帚,一扫帚把妓院扫光了,又一扫帚把‘一贯道’扫光了,真厉害!”

全国解放后,上海一贯道金光大组道首徐书印去香港活动,在港设立博德坛,一贯道道首孙素真逃往香港,指挥大陆各地一贯道进行反革命活动。

揭发一贯道罪恶的电影《一贯害人道》DVD海报。

(本文摘自《档案春秋》)
 

 
 
[ 文化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文化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营销服务 | 会员服务 | 佛教商务 | 本站优势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营销中心 | 站内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