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漫谈 » 正文

从一贯道到正觉(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4-06  
核心提示:从一贯道到正觉(二) 说来真有点巧合,这实非末学心中所愿,当时正好是SARS(大陆称为非典型肺炎)流行期间。因道场上的道务暂时停

从一贯道到正觉(二)

    说来真有点巧合,这实非末学心中所愿,当时正好是SARS(大陆称为非典型肺炎)流行期间。因道场上的道务暂时停顿,末学刚好利用这空档好好读一下 平实导师所著的《心经密意》。因对书中有关扶尘根及胜义根的描述有兴趣,就详记下来和自己手边有关中枢神经的书籍比对。结果一比对下来,不由得赞叹!平实导师又不是脑科或神经科的医生,为什么这么清楚这其中的运作情形!当时心中就起了这样的念头:“这位居士一定是有证量的!他说的法应该不会有错。”就这样开始收集有关 平实导师的结缘书,或者去借、去购买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书籍。在一边阅读 平实导师书籍的同时,也一边在期待著正觉同修会何时在新竹开班。但当时的心中又存在著矛盾,虽然很想去正觉同修会修学真正的佛法,却又舍不得离开一贯道的道场。因末学当时还不认为一贯道的法义是有问题的,总认为一贯道只不过是以另一种讲法来陈述而已。加上这么多年来,末学所认识的朋友几乎都在一贯道,所以对一贯道的新竹道场有著很深的情感,一旦离开这里,是不是有很多事情都要重新来过?这著实困扰著末学好长一段时间,不过这个困扰却也让末学开始去思索,一贯道的法义是否真的有问题?

  二○○五年十月,正觉同修会在新竹终于开班了!当时就有股想要跑去报名的冲动,但因对一贯道情执的关系,反而让自己踌躇不前。不过当时心中立个目标,打算给自己再半年沈淀的时间,利用这段时间把一贯道的书籍再整理一番,以确定自己未来应该走的方向。当然此时,已拜读了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书籍达两年之久,也就试著用这些日子以来自己所学的观念,针对一贯道最引以为殊胜的三宝,与一般最普遍的讲法来做一一的检验。

  一贯道的性理真传,传的就是“关”“诀”“印”三宝,认为这是亘古不轻传的心法,也利用这三宝来“超生了死”。甚至认为这三宝就是佛教所说的“佛法僧”三宝,所以好多一贯道的道亲都认为他已归依了,何必再行归依呢?现在就来看看此三宝是否就等同彼三宝?

  第一宝“玄关”。一贯道认为是不生不灭“灵性”出入的门户,也被视为等同佛教的“归依佛”。从以上的观点来说,“玄关”只不过是个出入的处所,而且“灵性”有出入即代表是有生灭的,那又怎能说是不生不灭的呢?如果认为这也是一种归依,那代表著是归依在一个有出入、有生灭的处所——玄关,这又跟归依十方一切诸佛有何关系呢?除非一贯道的“不生不灭”与佛讲的“不生不灭”是不相同、各自独立的。这个地方,身为一贯道道亲不可不深思!

  第二宝“口诀”。一贯道认为是称 弥勒尊佛的圣号,也认为其中的意涵函盖“无极理天”、“太极气天”、“皇极象天”的义理,这也被视为等同佛教的“归依法”。一贯道的第十五代祖北海老人所著的《大学解》中云:

  天理者,万物统体之性;人性者,物物各具之天也。

  又云:

  质性、肉心、魂魄、出于象;气性、人心、识神、气数之命,出于气;理性、道心、元神、天赋之命,出于理。象则暗而不明,气则有明有暗,理则本体常明。

  而且于该书中亦云:

  人自有生而后,天理之性,拘于气禀;气质之性,牵于物累,……

  以至于“迷真逐妄,背觉合尘”。所以在一贯道中普遍认为要“达本还源”,要让玄关里的真主人作主,必须“改毛病、去脾气”,修五戒十善,让自己从物欲的象天,超越有气禀的气天,最后成为道心的理天。就如同该书《大学解》中云:

  若待物欲格尽,自然天理纯全,……

  以及:

  无极之理,即佛之真空,道之妙有也。复理则还于无极理天。反本复始,而超出劫外矣。

  而在北海老人的另一本著作《中庸解》中云:

  理天则贯乎气天之内,而为欲界、色界、无色界之主,虽不离乎气,而实不杂乎气;超乎欲界、色界、无色界之外,则委气独立,而为无极之界。……

  从以上不难看出,“理、气、象”成为一贯道在论述三界一切法的根本,但中间有些淆讹之处不得不辨明。如以上所述“理天则贯乎气天之内,而为欲界,色界、无色界之主,虽不离乎气,而实不杂乎气。”理既不杂乎气,为何又言“天理之性,拘于气禀”?如果是“理微气显”,则所谓的“理性、道心、元神、天赋之命”,自然无法超越“气性、人心、识神、气数之命”,更谈不上脱离“质性、肉心、魂魄”的囹圄了,那天理者又怎能说是“万物统体之性”呢?而且在一贯道的认知中,是要把有妄想分别的人心、血肉之心净化转变成无分别的道心、天心,最后让真人作主。然而会有妄想、会分别、会作主的却是意识觉知心与意根,是会生灭的、染污的,这跟大乘法所说不生不灭本无染污的“真心”是不同的,所以跟归依十方一切尊法又有何关系呢?

  第三宝“合仝”,意即“印”的意思,这个被视为等同佛教的“归依僧”。一贯道认为这是回“理天”的通天印,所以“理天”又成为一个处所,是个升天的处所。至于指的是三界法中的那一层天,末学在一贯道期间未曾听到一个很合理的解释,那到底“他”是在哪里?曾有人说是存在每个人的心里,那么“他”可能只是个施设的名词。若如此,则当你闷绝、眠熟时,意识心即断灭,“理天”岂不是也断灭了?那么“理则本体常明”的说法则不成立。又有人说是在三界外,既然是在三界外即无一物——无我、人、众生、寿者,又有何人可以在此受生呢?是以跟归依十方大乘贤圣僧又有何关系呢?
  综合这些论点,确定一贯道的道亲是天道弟子而非佛弟子,是归依在“福报天”的弟子,不是归依在大乘法中的“佛、法、僧”,而且其义理的论述也与第一义谛无关。至此,虽然与一贯道的道亲有著不舍的情感,但为求正法故,于二○○六年四月加入正觉同修会的修学佛法行列。

  在此诚挚的感恩有正觉同修会,让末学有共修之处;也感恩善知识 平实导师的开示教诲,让末学在正知见上有所增益,更在修学佛法的道路上有正确的方向。但愿世世护持正法,令法脉永续不断。

  阿弥陀佛!

  佛弟子 江正崇 敬呈
 

 
 
[ 文化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文化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营销服务 | 会员服务 | 佛教商务 | 本站优势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营销中心 | 站内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