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科 » 素食餐厅 » 正文

素食馆里做义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8-27  作者:佛教故事网  
核心提示:第一次做义工是在南京。  是被师妹撺掇去的。   是在2014年的8月,记忆犹新。   那天,我们宿舍里来了一位美女妹妹,她说她

第一次做义工是在南京。

  是被师妹撺掇去的。

  是在2014年的8月,记忆犹新。

  那天,我们宿舍里来了一位美女妹妹,她说她在素食府学做素点心,今天是第一天来,已经学会做很多点心,她把记录的素点心配方和手机拍的照片给我们看。简单的配料,精美的造型,引起了师妹的极大兴趣,特别是用豆浆做的素蛋糕,素巧克力。师妹央求“美女妹妹”带她去学习,回家后好做给她的仔仔吃。美女妹妹很为难,自己本身就是学生,做不了主。师妹转而向我讨教怎么样才能学到?做素食的人一般都讲究与人为善,素食馆一般都会接受义工,对,我们去做义工,混进去偷学。说干就干,第二天正好是休息日,八点多,我们就到来离我们宿舍最近的一个素食府——“绿野.香踪”素食馆。

  门口椅子上坐着两个人,一位男士,一位女士。女士盘坐在椅子上头四十五度角冲天,在冥想。男士则和蔼地冲我们微笑。听说我们是来做义工的,男士立马起身带我们走侧门来到大厅,因为离午饭的时间尚早,所以食馆还没开门。大厅内,一位穿黑色西装的领导模样的女同志迎了上来,对我们俩做了分工:年轻的前台招呼客人,年纪大的后厨帮忙。对这个分配早在我的预料之中:上不得厅堂,只能下厨房。

  我高兴地来到后厨,带我去的小姑娘把我交给了蒋姐——一位看起来年龄比我还大的女性,瘦瘦的,纹的眉毛很浓,很有威严的样子。蒋姐叫我先和两位师傅洗碗。昨晚用过的几大盆脏碗筷山一样地放在那,一男一女两位师傅已经在洗了。女的三十多岁,拿了副手套给我,打着手势叫我戴上,我才知道她不会说话。男的倒是很健谈,教我洗碗的流程,一刮二冲三洗四漂五消毒,之后还挺关心地问我哪里人,在南京干啥,为啥来做义工。我很老实地一一作答。

  攀谈中,我得知男师傅姓范,银川人,和我同年,至今未婚。我问他这么大为何不结婚,他说:“无缘”。食馆有十多位工作人员,大部分是大龄未婚的。他们都是素食主义者,和善,信佛,相信做好事有好报。他们对我很友好,问寒问暖的,就像是久别重逢的好朋友,在这里,很轻松,很放松,不必设防。

  碗筷逐一清洗干净,放到案板上准备消毒,几大盆碗筷洗完,我的额头已满是汗水。这时,蒋姐叫我择菜,把几大捆营营菜去掉老叶子,留下嫩叶子给客人,梗子去皮留做员工餐用。等我把菜择完,听有人喊:吃饭了。蒋姐叫我吃饭,我说我吃过早饭了,蒋姐说:要吃点,中午没饭,下午四点才吃饭。

  吃就吃点吧。惠姐给我找来一个大海碗,一双干净筷子。我记得那顿饭吃的是杂粮粥,烩素鸡,是一种小圆饼一样的豆制品。还有两个菜记不得了。干粮是做蛋糕剩下的边角料,香香甜甜的,那顿饭改变了我认为素食不好吃的想法。

  吃过饭就开始忙活了,前台忙成什么样我不知道,就看见点菜的单子一张接一张往外打,有两米长都没撕下来。前台的“美女姐姐”跑到厨房来催,再不上菜客人要退菜了。配菜的曹师傅满脸堆笑地说:马上好,马上好。曹师傅见我在那找活干,就对我说:帮我切菜。我说我的刀工不行,他不由分说地说:我告诉你怎么切。

  在曹师傅的指导下,我切了胡萝卜丝、西芹、素红烧肉、素对虾、山药等等。一人活两个人做,速度就快多了,不知切了多少菜,就看见菜单见短,后来就等菜单。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听见曹师傅说:好了,你可以歇歇了。我抬头看看,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我这才想起今天的来做义工的目的,赶快跑到蛋糕房,看如何做蛋糕。

  做蛋糕的是在门口看到的“冥想姐姐”,她是这个素食馆的蛋糕师,从事这个专业已经二十多年了,她也没结婚。我去的时候她正在给蛋糕裱花,她告诉我,今天是七夕,大厅的烛光晚宴,桌子全部订出,都是情侣,今晚的蛋糕肯定点的多,所以,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开始做蛋糕,一直到现在。啊,我想起来今天早餐的蛋糕边角料,那么多,要做多少蛋糕啊!“冥想姐姐”告诉我,做蛋糕很简单,有配方,有材料,照着做就行,但要做得好,就要凭经验了。

  中午稍事休息,在别人还在休息时,我和蒋姐又开始忙活。下午四点吃过饭又忙活起来。有了上午的经验,下午切的菜更多。早早忙完了,我到处乱窜。看前台服务员来回穿梭上菜,看烛光摇曳中小儿女各种姿态,看冷菜师傅做冷菜,看冷饮师傅调五颜六色的饮料,看西餐师傅做西餐,看面点师傅做面点,能学学点,能做做点,挺快活的,好久没这么高兴过了。窜了一圈,最终落脚蛋糕房,“冥想姐姐”忙得不亦乐乎,正如她预料的那样,点蛋糕的情侣特别多,两份两份的蛋糕被送往前台。“冥想姐姐”在每份蛋糕上放两颗红樱桃,樱桃的梗子相交叉,预示相亲相爱,再放一枝三叶薄荷,红绿相衬,鲜艳欲滴,还有淡淡的薄荷香,好别致啊!

  八点多钟,蒋姐招呼我,说可以回去了。曹师傅亲切地问我:何时再来?我说会来的。

  走出“绿野.香踪”素食馆,已是华灯漫天,八月南京的夜晚,暑气还是挺重的,虽然有点累,但心情很好,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街边小店里传出晚会的声音,在通过那家小店门前的一瞬间,我看到一个巨大的灯塔一样的造型,蓝色的,很华美,噢,青奥会开幕,今天是个好日子!

  师妹呢?在店里呆了十几分钟,说有事儿回去了!
 
 
[ 百科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百科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营销服务 | 会员服务 | 佛教商务 | 本站优势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营销中心 | 站内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