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经 » 大藏经二 » 方广大庄严经 » 正文

方广大庄严经 第五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08  作者:寺院网  
核心提示:  方广大庄严经 第五卷  中天竺国沙门地婆诃罗奉诏译  音乐发悟品第十三  尔时佛告诸比丘。菩萨处在深宫将欲出家。天龙夜

  方广大庄严经 第五卷
  中天竺国沙门地婆诃罗奉诏译
  音乐发悟品第十三
  尔时佛告诸比丘。菩萨处在深宫将欲出家。天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迦娄罗紧那罗摩睺罗伽梵释四王。常以种种供具供养菩萨。欢喜赞叹。又于异时。诸天龙神干闼婆等。各自思惟。菩萨长夜成就众生。以四摄法而摄受之。是诸众生根器已熟。菩萨何故久处深宫。而不出家成道度彼。若不及时。恐致迁移善心难保。后成正觉而无可度。作是念已。至菩萨前。顶礼希望。作如是言。云何当见菩萨出家学道。坐菩提座降伏众魔。成等正觉。具足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佛法。三转十二行无上法轮。现大神通。随诸众生所有意乐。皆令满足
  佛告诸比丘。菩萨长夜不由他悟。常自为师。了知世间及出世间。一切善法所行之行。知时非时游戏神通。未尝退失应众生根。犹如海潮无时错谬。以神通智知诸众生。可摄益时。可摧伏时。可度脱时。可弃舍时。可说法时。可默然时。可修智时。可诵念时。可思惟时。可独处时。可往剎利众会。可往婆罗门众会。可往天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迦娄罗紧那罗摩睺罗伽释梵护世。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等众会之时
  佛告诸比丘。一切最后身菩萨将欲出家。法尔有十方无边阿僧祇世界诸佛如来神通之力。令其宫内鼓乐弦歌。出微妙音劝请菩萨。而说偈言
  宫中婇女弦歌声以欲而惑于菩萨
  十方诸佛威神力变此音声为法言
  尊昔见诸苦众生发愿与彼为依怙
  善哉若记昔诸行今正是时宜出家
  尊忆昔为众生故身肉手足而无吝
  持戒忍辱及精进禅定智能皆修行
  为求菩提胜福故一切世间无能及
  是诸众生瞋恚痴尊以慈悲皆摄伏
  尊于愚痴邪见者而能广起大悲心
  积集福智已无边禅定神通极清净
  身光能至于十方如月无云而普照
  无数音乐声微妙劝请菩萨速出家
  佛告诸比丘。尔时菩萨住于最胜微妙宫中。一切所须皆悉备具。殿堂楼阁众宝庄严。幢幡宝盖处处罗列。宝铃宝网而严饰之。垂悬无量百千缯彩众宝璎珞。一切桥道以众宝板之所合成。处处皆有众宝香炉烧众名香。珠交露幔张施其上。有诸池沼其水清冷。时非时华周遍开发。其池之中凫雁鸳鸯。孔雀翡翠迦陵频伽。共命之鸟出和雅音。其地纯以琉璃所成。光明可爱犹如明镜。庄严绮丽无以为喻。人天见者莫不欢喜。复于一时。诸婇女等乐器之音。由十方佛威神力故。而说颂曰
  尊忆往昔发弘愿愍诸众生无依怙
  若证甘露大菩提救济令之离苦恼
  如昔诸佛所行行独处空山林野间
  证得如来一切智见诸贫乏施财宝
  尊昔已行于大施一切财宝皆能舍
  为诸众生雨法雨今正是时宜出家
  尊于净戒无缺减自昔多劫常修习
  解脱众生诸烦恼今正是时宜出家
  尊修百千诸忍辱世间恶言皆忍受
  常以忍辱而调伏今正是时速出家
  尊行精进极坚强长时修习摧魔众
  灭除一切三恶趣今正是时宜出家
  尊以胜定除诸垢洒甘露雨洽群生
  充满世间诸渴乏今正是时宜出家
  尊以无边大智能断除邪见愚痴惑
  尊应思惟昔弘愿今正是时速出家
  尊昔已行无量亿慈悲喜舍诸胜行
  以此一切诸胜行分布世间诸众生
  婇女弦歌甚微妙以欲而感于菩萨
  十方诸佛威神力一切皆令为法音
  尊忆往昔为国王有人于前而从乞
  与我王位及国土欢喜舍之无悔恨
  尊昔曾为婆罗门名曰输迦极精进
  慈孝供养于父母成熟无量婆罗门
  及余众生归善道舍是身已生天上
  尊忆往昔作仙人歌利王瞋断支节
  起大慈心无恼恨所伤之处皆流乳
  昔作奢摩仙子时父母居山同苦行
  王以毒箭误而中抱慈无恨欢喜死
  尊忆昔为金色鹿见人渡河而被漂
  因起慈心以救之后反加害无瞋恨
  尊忆昔者为仙人宝珠误堕于大海
  起精进心抒彼海龙王惊怖还宝珠
  尊于昔者为大仙慈心护彼归命鸽
  有人从尊索是鸽自割身肉而称之
  与鸽轻重乃齐等毕至命终为拥护
  又尊昔为奢摩仙人来问树有几叶
  善知多少而酬答其人不信天来证
  尊昔曾为鹦鹉鸟释化为人来诘问
  所依之树既枯折何为守之而不离
  答云依此而成长帝释便生希有心
  即令枯树重荣茂尊是受持功德者
  安处世间诸众生置佛无边功德海
  如是十方佛威神赞叹菩萨诸功德
  变诸婇女弦歌曲劝请菩萨速出家
  尊昔长劫发弘愿拔诸众生生死苦
  请忆往昔所行行今正是时宜出家
  尊忆往昔无边劫以金银等众珍宝
  头目王位及妻子见来求者欢喜施
  昔为首鞞幢牙王月灯珠髻及大悲
  坚猛妙目诸王等皆有威力能行施
  尊于多劫能持戒其戒清净如明珠
  坚持守护无纤过亦如[牦-未+牙]牛自爱尾
  尊忆曾为大象王猎师以箭中其身
  而起慈心无所报捐彼六牙而守戒
  尊忆多劫修诸忍因修忍故受众苦
  请忆昔日为熊身见人冻饿而温养
  彼归路逢畋猎者将来共屠心不恨
  尊以精进坚固力为菩提故修诸行
  当伏魔王及军众今正是时宜出家
  尊忆昔为骏逸马腾空利益诸世间
  于夜叉国济众生安置之于无畏处
  如是精进无边劫神通智力除烦恼
  心极调柔坐寂定以此利益诸众生
  尊于昔者为国王普使众生行十善
  是诸众生行善故命终皆得生梵世
  尊智能知善不善及了众生诸根性
  智能能入诸理趣今正是时速出家
  尊愍众生堕邪见生老病死苦海中
  净除生死险恶道示现涅盘真实路
  如是一切十方佛赞叹菩萨诸功德
  皆变婇女弦歌曲劝请菩萨速出家
  尊昔为王名胜福尸利尼弥讫瑟咤
  及鸡萨梨千耶若法思光明坚强弓
  戒月光明进德光知恩能舍大威德
  王仙月形及猛实增长菩提求妙法
  善住月光殊胜行地尘勇施诸方主
  惠施宝发清净身作是及余无量王
  皆悉能舍于难舍为诸如来雨法雨
  尊昔值遇恒沙佛悉皆承事无空过
  为求菩提度众生今正是时速出家
  初事不空见值坚固花佛
  以一念清净见毗卢舍那
  又遇栴檀佛以草炬供养
  又佛入城时以金末散地
  逢法自在佛说法赞善哉
  值普光如来一称南无佛
  见大聚光佛供养以金花
  值光幢如来奉献以掬豆
  又见智幢佛无忧花如来
  持粥以供养于彼发弘愿
  又值宝发佛供养以明灯
  见花光如来供养以良药
  又值无畏佛施以宝璎珞
  婆胝伽罗佛施波头摩宝
  见娑罗王佛供养以纯乳
  施名称如来奉以师子座
  又见真实佛及高智如来
  曾顶礼围繞又见龙施佛
  供养以衣服见增上行佛
  施以栴檀香又见致沙佛
  供养以妙钵又见大严佛
  施优钵罗花又值光王佛
  以妙宝供养又见释迦佛
  施以金莲华又值宿王佛
  赞叹如来德又见日面佛
  施以庄耳花又值妙意佛
  散以真头花又见降龙佛
  施以摩尼宝又值增益佛
  奉上众宝盖又见药师佛
  奉以胜妙座值师子幢佛
  奉以众宝网又见持德佛
  以音乐供养又值迦叶佛
  奉以众末香又见放光佛
  以妙花供养又值阿鞞佛
  奉以妙胜台又见世供佛
  奉以妙花鬘又值多伽佛
  曾舍天王位又见难降佛
  施以众妙香又值大光佛
  舍身而供养又见尚花佛
  献宝庄严具又值法幢佛
  散以众妙华又见作光佛
  奉优钵罗花尽心而供养
  如是及余无量佛一一皆以诸供具
  供养承事无空过愿尊忆念过去佛
  及忆供养诸如来众生苦恼无依怙
  请尊忆念速出家尊忆昔值然灯佛
  获得清净无生忍及五神通无退失
  从此即能往诸剎一念遍事诸如来
  有为诸法悉无常五欲王位皆不定
  为苦所逼诸众生愿速出家救济之
  婇女弦歌奏清音以欲将惑于菩萨
  十方诸佛威神力所出众声演法言
  三界烦恼犹如猛火
  迷惑不离恒为所烧
  犹如浮云须臾而灭
  合已还散如聚戏场
  念念不住如空中电
  迁灭迅速如水瀑流
  由爱无明轮转五道
  循环不已如陶家轮
  染着五欲如被网禽
  欲如怨贼甚可怖畏
  处五欲者犹如履刃
  着五欲者如抱毒树
  智者弃欲犹如粪坑
  五欲昏冥能令失念
  常为可怖诸苦之因
  能令生死枝条增长
  由彼漂溺生死河中
  圣人舍之如弃涕唾
  如见狂犬疾走而避
  如蜜涂刀如毒蛇首
  如戈戟刃如粪秽瓶
  不能舍离犹如饿狗
  嚙其枯骨五欲不实
  妄见而生如水中月
  如谷中响如焰如幻
  如水上泡从分别生
  无有实法年在盛时
  愚痴爱着谓为常有
  不能厌舍老病死至
  坏其少壮一切恶之
  有财宝者不知远离
  五家散失便生苦恼
  犹如树木花果茂盛
  众人爱之枝叶雕零
  弃而不顾老弱贫病
  亦复如是亦如鹫鸟
  世间恶之如霹雳火
  焚烧大树亦如朽屋
  不久崩坏有法能离
  生老病死愿尊出家
  为诸众生说如斯法
  生老病死缠缚众生
  如摩娄迦繞尼拘树
  能夺势力损坏诸根
  犹如严霜雕诸丛林
  盛年妙色因而变坏
  譬如山火四面俱至
  野兽在中周慞苦恼
  处生死者亦复如是
  愿速出家而救脱之
  尊观病苦损恼众生
  犹如花林为霜所雕
  尊观死苦恩爱永绝
  眷属分离无复重睹
  犹如逝川亦如花落
  能害有力令不自在
  独行无伴随业而去
  一切寿命为死所吞
  如金翅鸟能食诸龙
  亦如象王为师子食
  如摩竭鱼能吞一切
  亦如猛火焚烧丛林
  愿尊忆昔发弘誓愿
  今正是时宜速出家
  婇女伎乐欲惑菩萨
  诸佛神力变为法音
  是诸有为皆当坏灭
  如空中电无暂停息
  亦如坏器如假借物
  如腐草墙亦如砂岸
  依止因缘无有坚实
  如风中灯如水聚沫
  如水上泡犹如芭蕉
  中无坚实如幻如化
  犹如空拳展转相因
  愚人不了妄生计着
  譬如人功及以麻枲
  木轮和合以成其绳
  离是和合即不成绳
  十二因缘一一分析
  过现未来无有体性
  求不可得亦复如是
  譬如种子能生于牙
  牙与种子不即不离
  从于无明能生诸行
  无明与行亦复如是
  不即不离体性空寂
  于因缘中求不可得
  譬如印泥泥中无印
  印中无泥要因泥印
  文像可睹依止根境
  有眼识生三事和合
  说为能见境不在识
  识不在境根境识中
  本无有见分别妄计
  境界相生智者观察
  曾无相状如幻梦等
  譬如钻火木钻人功
  三种和合得有火生
  于三法中本无有火
  和合暂有名曰众生
  第一义中都不可得
  譬如咽喉及以唇舌
  击动出声一一分中
  声不可得众缘和合
  有此声耳智者观声
  念念相续无有实法
  犹如谷响声不可得
  譬如箜篌弦器及手
  和合发声本无去来
  于诸缘中求声不得
  离缘求声亦不可得
  内外诸蕴皆悉空寂
  无我无人无寿命者
  尊于往昔值然灯佛
  已证最胜真实妙法
  愿尊于今为众生故
  雨甘露法使得充足
  佛告诸比丘。菩萨闻是偈已。专趣菩提正念不惰。何以故。菩萨于长夜时。尊重恭敬供养正法及说法师。深生净信求于正法。好乐正法住于正法。随所听闻心无厌足。开悟众生。于法施主深生尊重。为他演说无所希望。亦不因法而求财宝。为众说法未曾悭吝。勇猛精进一心勤求。法为依止守护法藏。住于忍辱修行波若通达方便
  佛告诸比丘。菩萨于多劫来。远离世间五欲之过。为成就众生。示现处于贪欲境界。积集增长一切善根殊胜福德资粮之力。示现受用广大微妙五欲境界。而于其中心得自在。菩萨是时忆念往昔所发誓愿。由是昔愿思惟佛法皆悉现前。而起大悲观察世间。富贵炽盛会归磨灭。又观生死多诸烦恼险恶怖畏。欲速除断入大涅盘
  佛告诸比丘。菩萨久已了知生死过患。不取不着。乐求如来真实功德。依阿兰若寂静之处。其心常乐利益自他。于无上道勇猛精进。令一切众生得安乐故。得利益故。得寂静故。得涅盘故。常起大慈大悲。能以四摄摄诸众生无有厌倦。观诸众生犹如一子。于诸境界心无所着。设大施会增长福德。远离悭贪施不望报。于长夜中勇猛精进。善能降伏贪瞋憍慢悭嫉烦恼。未曾暂忘一切智心。着大施甲被精进铠。以大悲心度脱众生。智力坚强恒无退失。等心众生随其意乐皆令满足。知时非时悟法非法。回向菩提。于惠施中三事清净。以金刚智除断四魔。戒行成就善能守护身语意业。乃至小罪而怀大惧心常清净。于诸垢浊恶言毁呰轻弄诽谤打辱系缚曾无浊乱。具足忍辱心性调柔。所作事业常能坚固。于一切善心无退转。念智具足恒修正定。获智能明能破诸暗。心常观见苦空无常不净之法。已善修习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又常安住奢摩他毗钵舍那。深入缘起觉悟真实。恒自了知不因他解。游三脱门了知诸法。如幻如梦如影。如水中月。如镜中像。如热时焰。如呼声响
  佛告诸比丘。菩萨从多劫来。于四威仪恒住如是智能。如是功德。如是精进。如是利益十方诸佛复令宫中婇女乐器出微妙声劝发菩萨。又欲化诸宫中婇女。实时证得四种法门。何等为四。一者方便布施爱语利行同事。而摄取之。二者绍三宝种能使不绝不坏一切智性不退愿力。三者智力坚固大慈大悲不舍众生。四者有殊胜智能资粮之力。分别一切菩提分法。大严法门得现前故。以此四种为欲成就宫中诸婇女故。即于是时作大神通。令诸婇女解悟乐音。所出言词百千法门。所谓广大心。愍众生心。求菩提心。发起深心。而于佛法令生净信。远离憍慢尊重正法。知善不善忆念诸佛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能。六神通。四摄法。四无量。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一一分别奢摩他毗钵舍那。无常苦空无我不净。无贪寂灭。无生尽智。乃至涅盘。菩萨神通令音乐中出如是声。诸婇女等闻是声已。生希有心欢喜踊跃得未曾有
  佛告诸比丘。菩萨处王宫时。能令八万四千诸婇女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复有无量百千诸天闻如是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说微妙偈劝请菩萨。速疾出家
  感梦品第十四
  尔时佛告诸比丘。诸天劝发菩萨已。菩萨是时现梦于输檀王。王于梦中乃见菩萨。剃除须发行出宫门。无量诸天围繞而去。时王从梦寤已问内人言。太子今者为在宫耶。为出游观。内人答言。太子在宫无所游观。王心尚疑菩萨已去。怅然忧恼如箭入心。作是思惟。如我所梦事相既尔。定知太子必当出家。复作是念。从今以往更勿复许太子游观。令诸婇女诱以五欲生其爱着
  时输檀王为菩萨故造三时殿。一者温暖以御隆冬。二者清凉以当炎暑。三者适中不寒不热。更造重门使难开闭。开闭之时须五百人。开闭之声闻四十里。所有善知天文极闲相法及五通仙皆悉穷问。遣其先记。如是等人皆云太子于吉祥门逾城而出。王闻是已转增忧恼。诸比丘。后于一时菩萨即便欲出游观。乃命驭者汝可严驾我当暂出。驭者奏王。今日太子欲出游观。王闻是已实时遣使扫饰园林。复敕所司平除道路。香水洒地散众名花。于宝树间悬缯幡盖。真珠璎珞次第庄严。金银宝铃处处垂下。和风摇动出微妙音。从城至园周匝莹饰。精丽清净犹若天宫。复使路边无诸可恶衰老疾病及以死尸。聋盲喑哑六根不具。非吉祥事并令驱逐
  尔时菩萨与诸官属。前后导从出城东门。时净居天化作老人。发白体羸肤色枯槁。扶杖伛偻喘息低头。皮骨相连筋肉销耗。牙齿缺落涕唾交流。或住或行乍伏乍偃。菩萨见已问驭者言。此曰何人。形状如是
  时净居天以神通力。令彼驭者报菩萨言。此老人也。又问何谓为老。答曰。凡言老者曾经少年渐至衰朽。诸根萎熟气力绵微。饮食不销形体枯竭。无复威势为人所轻动止苦剧余命无几以是因缘故名为老。又问。此人独尔一切皆然。驭者答言。一切世间皆悉如是。菩萨又问。如我此身亦当尔耶。驭者答言。凡是有生若贵若贱皆有此苦。尔时菩萨愁忧不乐。谓驭者曰。我今何暇诣于园林纵逸游戏。当思方便免离斯苦。即便回驾还入宫中。时输檀王问驭者言。今日太子园林游戏欢乐以不。驭者答言。大王当知。太子出城行至中路。忽于道上有一老人。气力衰微身体困极。太子见已即便还宫
  时输檀王作是思惟。此是我子出家之相。阿斯陀仙所言殆实。于是更增五欲而娱乐之。诸比丘。复于一时净居诸天。既见菩萨还处五欲。作是思惟。我今应当更为菩萨示现事相。使得觉悟令速出家
  尔时菩萨复召驭者而告之言。我今欲往园林游观。汝速为我启奏大王。严办车从我当暂出。王闻是已召集诸臣而告之曰。太子前者出城东门。道逢老人中路而反愁忧不乐。今复求出欲诣园林。宜应从城至园悉令清净。悬缯幡盖烧香散花。勿使粪秽不净及老病死诸不吉祥在于衢路。所司受敕严丽过前。尔时菩萨与诸官属。前后导从出城南门。时净居天化作病人。困笃萎黄上气喘息。骨肉枯竭形貌虚羸处于粪秽之中受大苦恼。二人瞻侍在于路侧。又问驭者。此为何人。报菩萨言。此病人也。又问何谓为病。答曰。所谓病者皆由饮食不节嗜欲无度。四大乖张百一病生。坐卧不安动止危殆。气息绵惙命在须臾。以是因缘故名为病。又问此人独尔一切当然。驭者答言。一切世间皆悉如是。又言如我此身亦当尔耶。驭者答言。凡是有生若贵若贱皆有此苦。尔时菩萨愁忧不乐。谓驭者曰。我今何暇诣于园林纵逸游戏。当思方便免离斯苦。即便回驾还入宫中。时输檀王问驭者言。今日太子出城游观欢乐以不。驭者答言。大王当知。太子出城行至中路。忽于道侧见一病人。气力绵惙受大苦恼。太子见已即便还宫
  时输檀王作是思惟。此是我子出家之相。阿斯陀仙言不虚也。于是更增五欲而娱乐之。诸比丘。复于一时净居诸天。既见太子还受五欲作是思惟。我今应当更为菩萨示现事相。使得觉悟令速出家
  尔时菩萨复召驭者而告之言。我今欲往园林游观。汝可严驾我当暂出。驭者又奏大王。王闻是已谓驭者曰。太子前出东南二门。见老病已还来忧愁。今者宜令从西门出。我心虑其还不喜悦。宜遣内外庄严道路。香花幡盖倍胜于前。勿使老病死等不祥之事在于道侧。所司受敕严饰倍前。尔时菩萨与诸官属。前后导从出城西门。时净居天化作死人卧于舆上香花布散。室家号哭而随送之。菩萨见已心怀惨恻。问驭者曰。此是何人而以香花庄严其上。复有众多眷属而哀泣之
  时净居天以神通力。令彼驭者报菩萨言。此死人也。又问何谓为死。答曰。夫言死者神识去身命根已谢。长与父母兄弟妻子眷属。恩爱别离永无重睹。命终之后精神独行归于异趣。恩爱好恶非复相知。如此死者诚可悲也。又问唯此人死一切当然。报菩萨言。凡是有生必归于死。菩萨闻已转不自安而作是言。世间乃有如此死苦。云何于中而行放逸。我今何暇诣于园林。当思方便求离此苦。即便回驾还入宫中
  时输檀王问驭者言。今日太子出游园苑欢乐以不。驭者答言。大王当知。太子出城忽于路侧有一死人。卧于床上四人举舆。眷属悲号。太子见已惨然不乐。遂于中路即便还宫。时输檀王作是思惟。此是我子出家之相。阿斯陀仙无虚谬也。于是更增五欲而娱乐之。诸比丘。复于一时净居诸天。既见太子还于宫内处在五欲作是思惟。我今应为菩萨更现事相令速出家。尔时菩萨复召驭者而告之言。今日欲往园林游观。汝可严驾我当暂出。驭者又奏父王。王闻是已谓驭者曰。太子前出三门见老病死愁忧不乐。今者宜令从北门出。严饰道路香花幡盖使胜于前。勿得更有老病死等非吉祥事在于路侧。所司受敕严好过前。尔时太子与诸官属。前后导从出城北门。时净居天化作比丘。着坏色衣剃除须发。手执锡杖视地而行。形貌端严威仪庠序。太子遥见问是何人
  时净居天以神通力。令彼驭者报菩萨言。如是名为出家人也。太子即便下车作礼因而问之。夫出家者何所利益。比丘答言。我见在家生老病死一切无常。皆是败坏不安之法。故舍亲族处于空闲。勤求方便得免斯苦。我所修习无漏圣道。行于正法调伏诸根。起大慈悲能施无畏。心行平等护念众生。不染世间永得解脱。是故名为出家之法。于是菩萨深生欣喜赞言。善哉善哉。天人之中唯此为上。我当决定修学此道。既见是已登车而还。时输檀王问驭者言。太子出游宁有乐不。答言。大王当知。太子。向出至于中路。皆悉严好无诸不祥。忽有一人着坏色衣剃除须发执持应器杖锡而行。容止端严威仪详审。太子即便下车作礼。言语既毕严驾而归。竟亦不知何所论说。时输檀王闻此语已。心自念言。阿斯陀仙言无虚谬。于是更增微妙五欲而娱乐之。佛告诸比丘。时净居天欲令菩萨速疾出家。重与父王作七种梦。一者梦见有帝释幢众多人舁从迦毗罗城东门而出。二者梦见太子乘大香象徒驭侍卫从迦毗罗城南门而出。三者梦见太子乘驷马车从迦毗罗城西门而出。四者梦见有一宝轮从迦毗罗城北门而出。五者梦见太子在四衢道中扬桴击鼓。六者梦见迦毗罗城中有一高楼太子于上四面弃掷种种珍宝。无数众生竞持而去。七者梦见离城不远忽有六人举声号哭。时输檀王作是梦已。心大恐惧忽然而觉。命诸大臣而告之曰。我于夜中作如是梦。汝宜为我唤占梦人令解斯事
  时净居天化作一婆罗门。着鹿皮衣立在宫门之外。唱如是言。我能善解大王之梦。诸臣闻奏召入宫中。时输檀王具陈所梦语婆罗门。如此之梦是何祥也。婆罗门言。大王当知。所梦帝幢众人舁出城东门者。此是太子当为无量百千诸天围繞出家之像
  大王当知。所梦太子乘大香象徒驭侍卫从城南门出者。此是太子既出家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及以十力之像
  大王当知。所梦太子乘驷马车从城西门出者。此是太子既出家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及四无畏之像
  大王当知。所梦宝轮从城北门出者。此是太子既出家已。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转法轮之像
  大王当知。所梦太子在四衢道中扬桴击鼓者。此是太子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诸天传闻乃至梵世之像
  大王当知。所梦高楼太子于上弃掷宝物无数众生竞持而去者。此是太子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于诸天人八部之中当雨法宝。所谓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分。八圣道。种种诸法之像
  大王当知。所梦去城不远忽有六人举声号哭者。此是太子既出家已。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外道六师心生忧恼之像
  尔时化人为输檀王解彼梦已白言。大王。宜应欣庆勿生愁恼。所以者何。此梦吉祥获大果报。作是语已忽然不现
  时输檀王闻婆罗门解梦因缘。恐畏太子出家学道。于是更增五欲之具
  是时耶输陀罗亦梦二十种可畏之事。忽然觉悟中心惊悸惶怖自失。菩萨问言。何所恐惧。耶输陀罗啼哭而言。太子。我向梦见一切大地周遍震动。复见一鲜白大盖常庇荫者车匿辄来夺我将去。复见有帝释幢崩坏在地。复见身上璎珞为水所漂。复见日月星宿悉皆陨坠。复见我发为执宝刀者割截而去。复见自身微妙端正忽成丑陋。复见自身手足皆折。复见形容无故赤露。复见所坐之床陷入于地。复见恒时共太子坐卧之床四足俱折。复见一宝山四面高峻为火所烧崩摧在地。复见大王宫内有一宝树被风吹卧。复见白日隐蔽天地黑暗。复见明月在空众星环拱。于此宫中忽然而没。复见有大明烛出迦毗罗城。复见此护城神端正可喜住立门下悲号大哭。复见此城变为圹野。复见城中林木泉池悉皆枯竭。复见壮士手执器仗四方驰走。太子。我梦如是心甚不安。将非我身欲有夭丧。将非恩爱与我别离。此是何征为凶为吉
  尔时菩萨闻是语已心自思惟。出家时到表是征祥。乃令此妃见如斯梦。慰喻耶输陀罗言。妃今不应怀此恐惧。所以者何。梦想颠倒无有实法。设令梦见帝憧崩倒日月陨落。于妃之身何所伤损。车匿持盖将去。既曰梦夺。皆为虚妄。但自安寝不假忧愁。其夜菩萨自得五梦。一者梦见身席大地头枕须弥手擎大海足践渤澥。二者梦见有草名曰建立从脐而出其杪上至阿迦腻咤天。三者梦见四鸟从四方来毛羽斑驳承菩萨足化为白色。四者梦见白兽头皆黑色咸来屈膝舐太子身。五者梦见有一粪山状势高大菩萨身在其上周匝游践不为所污
 
 
[ 佛经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佛经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营销服务 | 会员服务 | 佛教商务 | 本站优势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营销中心 | 站内公告